现在是周日晚上十一点四十,明天是全新的一周了,周一下午开组会要和老板讨论水位分割遇到的问题,周二要交一篇英语课 Annotation bibliography,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过时的东西,毕竟现在篇幅那么宝贵,谁会为了每一篇引用去写一两百个词的介绍呢?可能我本身在内容创作者和内容阅读者之间做选择的话,我更倾向于对内容创作者方便的法则。周三要交 GPU 体系结构的作业,老师说这次作业比较简单,我看了一下作业,有四页的 PDF,希望如他所言的简单吧。

上周花了很长时间做视频水面分割的工作,模型是在上周末架好的,但为其写配套的 Dataset 和三个脚本代码着实花了不少时间,离线训练、在线训练和测验视频。也第一次动手写了很多数据增强的东西,遇到最坑的莫过于 PIL Image 在 Open 图像之后,图像的读取不会在这步结束之后完成,这步应该是异步的,要加上 load() 函数,才能保证图片被完整读取了。否则会报错 Image is truncted,而直接搜这句话,网上的方案是设定一个参数忽视这个报错,反而遮盖了这个问题,非常坑爹。我为什么会发现这个问题呢?刚好我的离线训练和在线训练分开的,离线训练的图片都普遍比较小,在线训练的数据集都比较大,于是因为这个 bug,我用在线训练完的模型,效果反而比离线训练后的模型差很多,甚至不收敛。

还遇到了好多问题,一个是白天黑夜应该用不同的模型,分割的边缘一直都很不好,如果遵照 MaskTrack 模型,这一帧的分割,完全依赖于上一帧的分割结果,这样误差不断累积,使得分割效果越来越不好。

本来上周信心满满地写代码,但遇到这几个麻烦的问题,周末没有什么心思写代码了,睡一睡看看电影玩玩自走棋就过去了。看了一部《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的番,真的赞,各种剧情线感情线的分合张弛有度,让人看了一集又一集欲罢不能。我看过的几部日本动漫,如果少年是主人公的话,必定是中二和易怒的,如《数码宝贝》的太一,《进击的巨人》的艾连,《四驱兄弟》里的小豪。莽撞易怒,还爱哭的小男孩,让我一度非常讨厌这种主人公的人设,一度想快进跳过这些肉麻的剧情,比如艾连向反派哭诉,然后做一些毫无意义的抗争。相比之下,我反而喜欢冷静沉着又好看的女一女二。直到这部番,我大概理解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定:谁不是从一个莽撞的少年成长起来的呢?回首过去,每年总有几件你搞砸的事情。

有这些情节的番也是这男主的成长史,他们从一腔热血,失去了一些,又得到了一些,获得了战胜反派的能力,内心也成长了。甚至这些男主会是一个悲剧。这让我对小男孩的莽撞多了一些宽容。

周末看的另一部片是《流浪地球》,小说很早之前翻过了,震撼于刘慈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虽然人物刻画单薄,文笔略差,还有一些展开了就再也没有收束的不知所云的支线,大刘的科幻小说可以说是全靠硬核科技脑洞撑着。我觉得大刘想表达的是一种悲壮的美,人类相比于自然不过是沧海一粟,绝对力量就代表着绝对统治,科技的碾压就如同人对于蝼蚁一样:蝼蚁纵使再众志成城,也无法撼动人类对其的绝对统治力。不知从哪里看到的,我踩死你,与你何关。大刘探讨的另一个点是在世界大剧变期间,人性在“个体的人”和“集体的人”的不同表现,个体的人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对抗宇宙,集体的人也可能共同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反观电影《流浪地球》,我能理解这些加进去的人物可能编剧是想丰富故事的内容,毕竟电影靠人物推动而不是旁白。且不说这些人物很没有特点之外,电影对原著的改动也太大了一点,按我看来完全就是套了一个名字和点子,自由创作的一部电影,剧情设定和张力上远不如小说那么丰富。引燃木星是一个好点子,但我更希望这是一部番外而不是主线。原著主线的冲突是飞船派和地球派的冲突,然后是政府军和叛军的冲突,在5000人被冻死和太阳爆发的高潮中结束,恰到好处的短篇小说。电影里说说这些多好!非要加那么多东西,然后只讲了一件点燃木星的事情,而且木星的冲击波,应该让那一面的寸土不生才是,怎么最后主人公好像都活了。

另外有些人对这部电影的盛誉是特效好,我对此也看不懂,科幻小说里,特效不是基本分吗,什么时候成了加分了。而且这些特效我觉得也一般,看小说时,我能感受到文字里描绘的那一万个行星发动机发射的蓝光带来的震撼,电影画面的观感我觉得只是按部就班的点了一点,冲击感一般。我更担心的是,这种全网盛誉会导致今后五年十年国产科幻片的不良趋势,会有更多导演拍出更多烂片。

周六晚上看完了大酒神结婚的直播录像,都是直播界熟悉的面孔,炉石的,Dota的,熊猫斗鱼的,听说还有发姐。有的来社交,有的来做生意,但我相信更多人都是想给老朋友一些诚挚的祝福,毕竟大酒神代表了第一代 Dota 的青春,从 2009 到 2019 也十年了,从零单排给很多 Dota 小白普及了很多 Dota 技巧,不得不说这些职业选手对这款游戏的理解,确实比普通人深刻很多。虽然大酒神最近黑点也比较多,但每个人都是凡人嘛,我也只是粉转路了。不过婚礼真的糟心,我今后要把仪式放在草坪、沙滩、教堂,把饭局单单纯纯留作饭局,请上我们俩最好的共同好友来做主持人,让整个婚礼在欢快的氛围中进行,酒神婚礼好多环节都比较尬,哎。

婚礼上谈到了酒神和小舞不同成长环境,使得他们在观点和处理事情上有些不一样,酒神很直接讲了出来。我想到了最近公众号很爱做关于原生家庭影响的文章,我和我爸妈也有很多观念不一样的地方。我目前对这些的解释是,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我们要尊重别人的价值观,对自己来说,价值观也是需要不断调整的,不能一成不变的。人在不同阶段,所拥有的优势和劣势是不一样的,比如酒神拥有的才华、奋斗、经商头脑和对游戏的理解,小舞拥有的财富、社交圈子和人脉。他们各自的优势劣势不一样,所以假设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们做事情都会尽量扬长避短,久而久之,他们这种价值观的惯性会带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自然两个人会在某些事情上有不同的处理意见,有冲突。那么我觉得,酒神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形成他这种价值观的“再见孙悟空”了,他有钱、有人脉、有圈子了,不再需要自己一直努力奋斗去拼一个未来了。因此,他需要做一些调整,重新审视身边的优势和劣势,重新总结出一些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和一些为人处世的规律。同理小舞也一样。

年轻人和爸妈的冲突也无非是这么一回事,爸妈的做事风格带有很强他们当年的影子,因为他们的成长环境使得他们有这些下意识的习惯。那些被称为开明的父母,我猜他们是意识到了当代环境和他们之前的环境已经大不相同的,因此做出了一些改变去适应这些环境,所以被年轻人所喜欢,称之为开明。所以,有一些说法是,年轻人是容易改变的,而老人家是不容易改变的,所以年轻人要顺着老人。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因为一成不变的人生观,注定是走向失败的。